首页  »  军事  »  谁都没想到,宁浩又整了一个“疯狂”的作品!

谁都没想到,宁浩又整了一个“疯狂”的作品!

军事 时间:2022-06-30 01:21


1905电影网专稿 电影是什么?“一帮人坐在黑屋子里,盯着一块屏幕看,只能傻看着,什么也操纵不了”,这是短片《地球最后的导演》中,一个来自2065年的孩童说出的戏虐话语。


或许唯一能操纵的就是在走入黑屋子前的选片吧,那么,当贾樟柯和宁浩相遇,他们又会选什么片子呢?



《地球最后的导演》中,继续调侃着两个人的创作。贾樟柯导演选择了清一色文艺片,《小城之春》《偷自行车的人》《七武士》;而宁浩导演则选择的都是武打片,《少林寺》《南北少林》《少林小子》


争执之下,两人最后选择了《火车进站》——一部1分钟左右的短片,更是影史公认的第一批电影之一。



电影是什么?可能这里已经给出了一个答案。从短片开始,积累了经验,也暗藏了更多的机会。不管对于过去,还是现在,又或是未来,即使如此。


或许,这也是短片《地球最后的导演》所在的短片集《大世界扭蛋机》,给很多影迷,乃至业内的思考。电影从短片开始,导演亦是如此。



从影像回到创作。《大世界扭蛋机》中的三位导演——《地球最后的导演》的徐磊《你好,再见》曾赠,以及《一一的假期》的吴辰珵,每个人都带着不同的标签和特性,在接受1905电影网采访时,一起试图挖掘短片创作的企图心。


1.表达


“短片更像一根针,它只要把一个点找稳了扎下去,好像它就可以完成了,这是我心中好短片的完成度。但是长片它会更像一个截面,它是更宽阔、更丰富的东西,所以我觉得两者之间的着力点是不一样的。”


导演曾赠形象的向我们表达了她的看法。这位已经拍摄了首部长片作品《云水》,近年又在综艺节目《导演请就位》上,被更多的人注意到自己才华的导演,也在昔日的创作中,慢慢摸索到,短片和长片之间的平衡。



《你好,再见》并不是曾赠最初构想的内容,她在确定要拍一个跟科幻有关的故事后,最初的故事改了九稿,但最终放弃。一时间的负面情绪涌来,反而刺激了全新的表达,花了一夜,她完成了现在这个故事的初稿。


采访中,曾赠反复剖析着自己,日常生活中不是一个擅长交流的人,反而在片场会更自在。


随着城市化的进程,她更是发现生活中似乎越来越少需要和人沟通的地方,“我好像只需要最简单的回复,比如‘我在开会’,比如‘放门口吧’,比如‘我扫哪里付’,这就覆盖了我超90%的生活场景。”



但相反,大家又很容易因为一句话,甚至一段文字整破防。于是,“如何面对自己的生活,以及如何沟通周遭的环境”,成为曾赠在这次创作中表达的关键。


虽然在短片《你好,再见》中,观众看见了爱情,以及科幻的包装,但对于曾赠而言,创作表达是否能触动到观众,才是她真正想要的。



吴辰珵创作同样是对当下的观察。因为短片《塑料金鱼》被宁浩看中,这部《一一的假期》是她第一部真正意义上,和大众见面的作品。


短片中,刘桦饰演的老人其实是一个80/90后的年纪,“我会想自己老的时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是不是只要在大脑的意识里面,构筑出宽广的一个像游戏地图的地方,它是不是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了?”



这个可能性就好像大家小时候对未来想象的一次探索,一次近未来的意识表达。尤其在老龄化加重的当下,几乎每个人都在担忧以后的事情。


徐磊执导的《地球最后的导演》更是将当下的考量,放大到极致。在短片作品中,他抛出了一个更大的命题,“电影已死”。于是,剧作就有了开头的那些桥段。



短片在2021年平遥国际影展上首映后,引起不少影迷的热议,尤其是由贾樟柯和宁浩两位导演的参与,更让这个话题有了更趣味的思考。


但短片这次正式上线,徐磊反而更加好奇,普罗大众真的能理解其中的表达吗?“我之前看到一个说法,短视频正在毁掉音乐,我真的完全没意识到。所以当我这样讨论电影时,观众到底会怎么想呢?”



电影见天地,终将面对不同的观众。导演在短片创作中,有了更明确的意象表达,观众的接受程度又有多少呢?这或许正是短片于导演和观众的关系,最巧妙的地方。


2.制作


相较于其他的短片作品,吴辰珵的《一一的假期》故事体量甚至可以增量至一部长片。虽然前后拍摄了9天,导演也坦言,这部作品的成本远远高于一般短片。



反而在这种成本之下,让她在创作上有更多的思考,“以前拍学生作品,整体拍给自己看的。现在承载的压力是观众,我需要去考虑观众,考虑本身的大众性。”


虽然吴辰珵的首部长片正在前期筹备中,但如今走上更职业的创作,她非常清楚,只要涉及到制片成本,就说明这个作品是商业性的作品,不仅仅是有自己的个人表达,还要考虑外界的接受程度。



对于徐磊更是如此。凭借长片处女作《平原上的夏洛克》一炮而红,但他并没有着急去制作第二个长片项目。而是以B组导演的身份,加入到了宁浩拍摄的短片《巴依尔的春节》剧组中。



那是他第一次真正进入一个商业体系的剧组,“我第一次有机会看看这种工业流程的片子是怎么拍的。同时也能从一旁看宁浩导演是怎么加很多特别细节的戏。”每一处细节的变化,对于草根出身的他,有了对专业更精准的认识。


随后,他为电影《人潮汹涌》创作了推广短片《寻找刘德华》,台前幕后依旧是《平原上的夏洛克》的团队,依旧是自己比较熟悉的制片方式,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短片性质下,制片成本有了极强的变化。



到了新年年初拍摄的广告短片《新年快递》,制片成本和演员阵容都有了更高的提升,“这时候需要有特别精密的制片计划”。


在过去拍摄《平原上的夏洛克》时,徐磊一直是安排顺场拍摄的方式,但到了《新年快递》,则是倒过来拍,“需要我判断这个表演的能力会不一样。”



而在《地球最后的导演》,虽然前后拍摄了8天,但是中间整体时间的随机性,也让徐磊对待制片流程有了更深的了解。尤其在电影工业会不断推进的当下,虽然目前更适应过去的工作方式,但这些经历,也让徐磊明白,自己要掌握。



目前,徐磊下一部长片作品《中间人》曝光,影片将由宁浩监制。不管最后演员班底会是延续《平原上的夏洛克》,还是有更多专业演员加入,对于徐磊而言,电影工业流程是要了解的一部分,但故事才是最重要的地方。


3.创作风格


在第二部长片拍摄之前,徐磊希望能通过这些短片,看自己是否能真的能尝试其他的影像风格。


从《平原上的夏洛克》到《地球最后的导演》,观众能看到他某些创作的延续,同样能看见在这些延续中,如何拓宽自己的风格。



曾赠同样将其看作一种练习。她自诩不能离开片场太久,“保持自己思考的活跃,保持去练习很重要。”


吴辰珵则把通过这些作品累积经验的同时,“更加明确自己创作风格的方向”。


从《塑料金鱼》到《一一的假期》,乃至期间为某杂志创作的命题短片,观众更能看见吴辰珵对童话的迷恋,“外在影像风格上需要有这种童话质感的风格,内在其实是在更美好的方式去展现更残酷的事实,但最后成片表达出来的观感,依旧是往美好走的。”



而她手中正在推进的长片处女作,会是一个女性成长题材的故事,影像上延续童话风格。


毋庸置疑的是,短片让这些创作者在作者表达和商业娱乐中,慢慢找到创作的平衡点。用短片形式激发创作者更多的表达欲。


近年市场中,文牧野因为短片《安魂曲》被关注,最后拍出了《我不是药神》;申奥在《受益人》之前,也曾执导短片《河龙川岗》。不可否认,每一次创作对于未来都是积累。



尤其是今年戛纳国际电影节上,陈剑莹、黄树立和李家和,不少新面孔都凭借自己的出彩的短片作品引起世界的关注。


这些都只是青年电影人的阶段性成绩,从短片开始,迎接下一部长片,才是他们自己真正想要实现的。


而对于观众而言,就像是对盲盒IP的偏爱,拆盒只是找到自己钟意的款式。而这些“扭蛋机”中的作品亦是如此,观众现在看到了他们的可能性,但未来将解锁更多惊喜。


短视频/77、青果 文/青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