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  »  蓝羽对话成龙 | 我不敢想象自己能拿金鸡奖

蓝羽对话成龙 | 我不敢想象自己能拿金鸡奖

军事 时间:2022-01-05 14:34


1905电影网专稿 “您看到金鸡奖杯会回想起自己得奖的情形吗?”


本期《蓝羽会客厅》,坐在蓝羽对面的重磅嘉宾,是曾经获奖无数的“中国电影名片”成龙大哥。如上,蓝羽率先向这位采访对象抛出了第一个问题。


“每个得到提名的演员坐在台下可能都会想是自己得奖吧。我也一样。宣布得奖名单的一刹那,我还环顾了四周,心里想着,‘会是我吗?’”



2005年,成龙凭借《新警察故事》获得第十四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主角奖,成为首位获得该奖项的中国香港演员。


如今再度回忆获奖的心情,他直言鲜有演员会因为动作片拿奖,当时也想不到自己会拿奖,直到颁奖嘉宾念出名字,脑子仍一片空白,“我不敢想象!”


成龙认为金鸡奖是一个很有代表性的奖项,他非常看重金鸡奖。尤其2005年前后,从《功夫梦》到《警察故事》再到《新警察故事》,成龙积极尝试挑战不同类型的角色,经历着极其艰难的转型阶段。


站在演艺生涯的岔路口,他希望大家认识到成龙不只是一个动作演员,而金鸡奖的认可,正完成了他这个愿望,“肯定了成龙是一个真正会动作的演员。”



金鸡奖给予了成龙莫大的肯定, 也成了他前进路上的强大动力。


适逢2021年是中国电影金鸡奖创立40周年,中国电影报道《蓝羽会客厅》特别推出金鸡奖40周年系列访谈。回首光影峥嵘岁月,共话中国电影未来,本期节目蓝羽对话成龙,共同聆听这位世界级电影演员的奋斗时刻。


01


“金鸡奖这么重要的奖项,我可以以动作片去拿到,真的不可思议!”


过往很少演员能够凭借动作片拿下最佳男主角的荣誉。即使是成龙,拿下金鸡奖最佳男主角之后,也用“不可思议”来感叹自己的幸运。


拍《新警察故事》的时候,正值成龙的转型阶段。成龙当时意识到,一些只会演戏的演员,一段时间之后就没得演了。尤其对于动作片演员来说,受到的局限更多。于是他便下定决心地寻求变化。


学编剧、学摄影、学做导演、尽可能拓宽更多的戏路,用他自己的话说,“我想具备多方面的才能,我不变的话,就来不及变了!”



事实上,从很早的时候开始,成龙已经有意识地让自己挑战纯动作片演员之外的角色。“你看《功夫梦》,我演了个老头子;到了《英伦对决》,我扮得更老;一直到《警察故事》,我演了一个很懦弱、很颓丧的警察。我不断地去改变我的角色,就是想让观众慢慢地接受一个新的成龙。”


从《警察故事》到《新警察故事》,动作戏之外,戏里的成龙开始尝试悲情戏码,争取在硬汉风骨之上融入细腻柔情的表达。他自始至终地卖力地表演,力求为人物带来更加丰富的刻画,在文戏方面下足功夫的同时,对于自身动作戏的要求更丝毫不含糊。



“我看着觉得太感动了,一幕幕的经典真是拿命拼来的。”回望成龙在戏里创造的惊心动魄,蓝羽不由得如此感叹。而较谈戏时的谦虚相比,聊起动作戏的成龙明显激动了起来,“每场动作戏都拍下来都不可思议,我为自己的团队、也为自己感到骄傲!”


成龙向蓝羽分享,他有一次在剧组里,边吃早餐边吐血,事后他去看医生,医生告诉他,血管爆了。他问医生自己会不会死,医生说不会,所以吃完饭,他又回剧组继续开工了。现场断手现场开工,早上断脚下午开工,成龙形容,这就是他作为动作演员的生活。



成龙凭借《新警察故事》拿下金鸡奖最佳男主角,成了首位拿下这个奖项的香港演员。蓝羽禁不住感叹,这是属于所有动作电影人的鼓舞。


而回到香港之后,成龙也按照谁拿奖谁请吃饭的惯例,做东宴请曾志伟、洪金宝、元彪等友人聚餐庆功,与一众动作电影人分享喜提金鸡奖的快乐。



成龙表示,“以前都说,我们动作演员没有奖项是应该的。”


他就此解释,区别于文艺片表演可以从没有眼泪到有眼泪,爱情片可以花上大篇幅刻画谈恋爱,动作片没有时间说我爱你或者你爱我,“我们通常以动作为主,剧情、角色都不重要。只是靠打,不用演技的。打戏可能打半个小时,而感情戏两分钟就完了。”


成龙能够感受到,无论是动作演员还是幕后的特技人都越来越难,“不管谁都好,每一次颁奖于我们动作演员而言几乎都是无缘的。”



于是,自2015年开始,成龙开创了“成龙国际动作电影周”,致力于为动作电影人发声。在成龙看来,这是为台前幕后所有动作电影人设立的系列奖项,希望让全世界的人都看到动作电影人的努力和艰辛。迄今为止,成龙国际动作电影周成功举办六届,成为国际动作电影界的知名品牌。


02


成龙拍过数以百计的电影,也曾收获大小奖项无数,但他依然对自己有着始终如一的要求,“每一部戏都坚持第一部戏的拍法,每一部戏都用心去做。”



《A计划》《红番区》《龙兄虎弟》.......成龙不止一次地在戏里表演高难度动作。拍《红番区》,要跳楼;拍《A计划》,要跳钟楼;拍《龙兄虎弟》,成龙要从一边墙跳出去,抓到树枝,飞跃到对面的墙上。


当时,树枝距离地面约十五米,地上布满大石头,为了拍出真实感,剧组也无法在地面设置坚实的保护措施。成龙就在这样的条件下反复跳了三次,不慎从高空坠下,左耳头骨凹陷脑出血,右耳严重受损。


拍高空下落的戏份时,成龙常常会往下看,“我摔下去会怎么样?如果一个失手没有就没有了。”但每次到最后,他还是会坚持亲自上阵。受伤于成龙而言是家常便饭,他也看过身边太多同行因为拍动作戏导致残疾的情况。


成龙坦言有时会感到后怕,“我如果真的要死,已经死很多遍了。我断过手、断过脚,如今还能健康地走路、吃饭、睡觉,上天真的很照顾我。”



在成龙心里,他很佩服那些不离不弃、死守在岗位的动作电影人,他也时刻记得父亲跟他说过的话,“不要轻易放弃任何事情,只要你努力,有一天观众都会看得见。”而以过来人的身份,他也会热衷跟年轻人们分享,“你现在努力做你所做的事情,某一天,你会感谢今天的努力。”



遗憾的是,成龙近年留意到,有些青年演员实在太娇气了。他们常常最晚到,却最早走,来到还不能流汗,说流汗会掉粉,也不能吊威亚,不能做危险的东西,“我就不说谁了,你对得起这么多工作人员在现场跟你打灯、轮候和等你吗?”


成龙特别提到谢霆锋,拍《新警察故事》的时候,谢霆锋一有空就坐在他身边,非常虚心地请教动作该怎么练呀,什么动作该怎么做啊。成龙也不吝惜地教他技巧,“他动作很灵活,吸收率很高。拍《新警察故事》都是自己上的,会展中心这么高的地方,他都自己跳下去。”


成龙评价谢霆锋,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但他半路出家,现在是个职业的功夫演员。更加难得的是,直到现在,他还是有空就练功夫,“这些小年轻人我就喜欢。”



谢霆锋和吴彦祖年轻时,成龙常常跟他们说,“付出不用跟别人说,一部戏的付出和十部戏的付出是一样的。坚持做好每一项工作,你一定会胜利,得到你想得到的东西。”


立足当下,他也呼吁青年演员团队应该尊重现场所有工作人员的付出,不能说演员才来了一会,就得带他们走了。



2022年是成龙入行六十周。作为中国、乃至世界电影的见证人,他依然认为,经历不易,坚持可贵。


适逢金鸡奖走过四十个年头,成龙最后也为之送上了诚挚的祝福:“这四十年来,我见证了我们中国的强大,见证了我们电影的蓬勃,见证了所有电影人的努力和付出。未来,希望金鸡奖越办越好,今后四十年,我们再见!”


文/kev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