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  »  今日影评 | 燃梦2022:历史题材的守正创新

今日影评 | 燃梦2022:历史题材的守正创新

军事 时间:2022-01-05 14:34


《今日影评》2022全新升级,每晚19:45电影频道等你!

 

立场·立时·立效,态度·力量·权威——电影热点今日评,我们正在发声!2022年1月1日起,电影文化评论类日播栏目《今日影评》调整为每晚19:45档于CCTV-6电影频道播出,周一至周日全年无休,点亮你每一个光影之夜!


 

国家电影局1月1日发布数据,2021年中国电影成绩辉煌:总票房达到472.58亿元,其中国产电影票房为399.27亿元,占总票房的84.49%;城市院线观影人次11.67亿。全年新增银幕6667块,银幕总数达到82248块。中国电影产业快速复苏发展,全年总票房和银幕总数继续保持全球第一。2021年共生产电影故事片565部,影片总产量为740部。全年票房前10名中有8部国产影片。

 

 

1月1日是2022年的第一天,也是元旦特别节目《燃梦2022》第一期。小长假三天,《今日影评》将从历史题材、现实题材和科幻题材三个维度,邀请专家一同展望,新一年的中国电影会为观众们燃起什么样的期待与梦想。 


 

过去的三年里,伴随着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和建党100周年等重大历史节点,革命历史题材逐渐成为了观众的观影刚需,尤其是电影《长津湖》,打破了中国影史票房纪录,成为标志性的事件。进入2022年,中国的革命历史题材电影站在了一个很高的起点上,这也让许多观众对于接下来革命历史题材作品充满了期待。

 


对此,清华大学教授尹鸿表示:“2022年上映的《长津湖之水门桥》将涉及更大的战争场面,在对历史史实上面的要求可能会更多,所以大家会看到一些新的场景、场面,甚至惨烈程度也跟前面不一样。”电影《长津湖之水门桥》新闻发布会上,演员吴京透露自己拍了四个月的夜戏,第一天拍戏的时候风炮对着自己和易烊千玺、李晨吹,听不到导演喊“卡”,脸吹到僵硬,零下31度的极寒天气,一直拍到凌晨三点。有一次自己被困在着火的房子里,就听导演喊“快进去救人!”

 


拍摄的艰辛也从侧面表现出水门桥战役的残酷与重要性,水门桥标志着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的第二次战役改变了整个朝鲜战争的格局,在抗美援朝中有着里程碑的价值。中国人民志愿军在装备、设备各方面处于劣势的情况下,能够取得这场战役的胜利,相信电影也能燃起观众们对于伟大祖国的骄傲与自豪。

 


《长津湖之水门桥》点燃了影迷们的观影热情,而从问卷以及各大媒体平台中可以看到,张艺谋和张末共同执导的《狙击手》同样是许多人的观影热门选择,期待值仅次于《长津湖之水门桥》。《狙击手》在展现历史的角度上,会为革命历史题材作品带来什么样的突破和不同?《狙击手》以一个战斗队的狙击手作为主要表现对象,不像《长津湖》《长津湖之水门桥》等都是以战役来作为大背景的,更像电影《兵临城下》,以特殊的兵种、战场及战斗者来看待战役,既是对人性的考验,又是对战争的深入发掘和描写。对于观众而言,可能会觉得更有紧张性、悬念感以及代入感。

 

 

纵观革命历史题材影片,曾经的《上甘岭》《英雄儿女》《南征北战》都成为了经典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在去年北京国际电影节推出了4k修复版更是一票难求。结合今天的革命历史题材创作,中国电影人应该如何响应习总书记在文代会上提出的,创作者要守正创新的希望?尹鸿认为:“‘正’首先是尊重历史、人民和英雄,这是前提,不能因为追求戏剧性、商业性而提倡历史虚无主义,对英雄、人民使用不恰当的描写和叙述,要尊重历史的正道。在此前提下要创新,在表现形态、艺术风格、对人物甚至对历史的理解方面,去发掘新的角度、新的视角、新的手法、新的手段。”

 


与现在如日中天的革命历史题材对比,古装历史题材的创作则显得有些暗淡,真实体现传统文化底蕴和家国情怀的历史正剧更是稀缺。2022年上映的《澎湖海战》算是在一定程度上填补了空白,而在B站调查中,《澎湖海战》的想看人数与《狙击手》不相上下。《澎湖海战》源于真实历史事件,是清代收复台湾的一次战役,观众对于历史片的热情当中,包含了想还原中国历史上惊天动地的事件,或者感天动地的英雄人物。尹鸿认为:“《澎湖海战》有收复台湾这样非常特定的题材,相信它跟现在有很多的对话感、共鸣感,所以能够引起大家关注。在中国几千年文明史上,有很多很多好的题材,有非常重大、改变中国文明、历史的政治事件,有很多爱国主义的军事行为及爱国英雄将领,还有许多关于老百姓的美好爱情故事、灿若群星的中国文人、名人、科学家,有着巨大的创作空间。”

 

 

近年来国潮复兴,无论是伴随着一系列考古的重大发现而掀起的考古热,还是《中国诗词大会》《典籍里的中国》等节目的热播,人民对于中华民族历史与文化的热情高涨,观众在古装历史题材方面的观影需求也是呼之欲出。但是古装片、古装历史片的投资成本高,对创作者的要求也较高,既要有历史知识储备,又要有电影创作能力;同时要还原历史,对工业技术准备要求很高,实际上不亚于拍幻想类电影。

 

尹鸿提到:“古装历史题材创作上有较高门槛,这个门槛现在跨起来有一定的难度,但是已经到了不得不跨的时候。历史正剧需要找到一个非常好的叙事角度,因为电影体量有限,在两个小时当中要去写一个事件、人物,或者是重大的历史场景和景观,对创作上有很高的要求,而观众在有限的时间当中要去了解这段故事,需要知晓一定的历史知识和背景。这些方面都有客观的限制,但是中国电影的工业基础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确实已经具备了这样的条件。现在更多的是让创作者们回到历史的真实与世界当中,去发掘戏剧性,让这种戏剧性能找到跟今天观众对话的方式。不管多么困难,这是责无旁贷的使命。”

 


历史是中华民族宝贵的精神财富,是我们文化自信的根本,更是讲好中国故事的丰富源泉。历史题材的电影在2022年乃至更远的将来,如何能够凭借一张张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让观众在回顾历史的同时映照现实远观未来,这是中国电影必须交出的答卷。


文/麦考陈